盛彩彩票app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南县文化>湖西文艺

湖西文艺2019第一期

2019年08月25日 浏览量:41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

跨越海洋的人

□ 庄 农

龙腾南海气如虹,一桥三地天堑通。2018年10月23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宣布,世界上最长的跨海大桥——港珠澳大桥正式开通!

从筹备到建成,历时15年,全长55公里,这项被称为“现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超级工程凝聚了无数人的心血。这其中就有一位令所有南县人都感到骄傲和自豪的青年才俊和科技精英,他就是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党委委员、工程总监张劲文博士。

立鸿鹄志

张劲文,1975年出身于南县三仙湖镇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警察,母亲是教师,他从小就受到了父母亲的良好教育与熏陶,生性活泼且有极强的求知欲,喜欢阅读且涉猎广泛,八岁时买了人生第一套书《西游记》。儿时勤学好问,思维敏捷,学习成绩一直优秀。1988年9月他以优异成绩考入湘北名校湖南省南县第一中学,在这里他如鱼得水,畅游在知识的海洋中,他热爱科技创新活动,注重锻炼身体,尤其喜欢篮球、足球等活运动。高考考入长沙交通学院(现为长沙理工大学)路桥系,他如饥似渴的汲取专业知识,不断充实和完善自己:本科毕业后又在本校以优异成绩完成了桥梁与隧道工程专业硕士研究生学业,接着在中南大学获得博士文凭,并在南京大学圆满地完成了博士后阶段研究工作。十多年的勤奋学习,使他具备了极其扎实的理论知识,为他后来的工作实践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做奋斗者

2004年,29岁的张劲文接到港珠澳大桥前期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主任(现为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局长)朱永灵一个电话,商讨关于建设港珠澳大桥之大业。他丝毫没有犹豫,义无反顾地参与这个“前无古人的超大型跨海大桥”建设。

多么荣光的职责而又无比沉重的担子!经过六年艰苦的前期工作,2010年7月,港珠澳大桥管理局成立,张劲文博士先后担任局长助理兼计划合同部部长、工程总监等岗位。他在团队中是“最有想法”的一个,他提前预见问题、妥善规划,并把自己的想法推动落地,让“超级工程”的各个环节、部位的运转有序……五千多个日日夜夜,从29岁到43岁,他以奋斗者的姿态,一颗心扎根这片水域,一份爱交给这片海洋!

期间他带领团队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的技术难关。同时,作为工程总监,分管工程管理部和交通工程部,负责工程质量、进度和现场协调,为港珠澳大桥高品质建成殚精竭虑。

实现跨越

穿越珠三角,跨越伶仃洋。张劲文和他的同事们终于成功实现了海洋跨越,代表祖国人民圆了港珠澳大桥之美梦。2018年10月23日,多么令人难忘的日子,这天,海内外中华儿女欢呼雀跃,习主席亲自前往广东参加了港珠澳大桥的通车仪式,并亲切接见了包括张劲文在内的20位大桥建设的杰出代表,充分肯定了他们为祖国作出的重大贡献,并对他们给予厚望!“作为一位工程师的使命,就是要传承我们前辈的东西,然后我们要超越他们,给我们后辈提供基石。在合适的管理理论指导之下,中国的管理者可以做到世界上最好的工程,当然也应该拥有自己原创性的管理理论,为这个国家、人类文明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作出相匹配的贡献。”——这才是共和国的脊梁!这才是中国人民的骄傲!当然,他更是我们南县人的骄傲!

 

 

三仙湖旧事

□ 涂世辉

拾起一片残垣,送走一处悲凉。

民国时期,三仙湖镇有著名的“三头”,指的是刘云庆的舌头,周炳如的笔头,郭星肇的拳头。他们三人都读过一点书,自小受孔孟熏习,做人做事很讲礼数,讲规矩。爱管闲事,路见不平,必定出手。刘云庆能说会道,三仙湖没有人抵得过他;周丙如擅长写“状子”,人皆仰视;郭星肇的功夫好,是三仙湖的一块牌。遇到地方豪强,或欺行霸市,或欺负弱小,刘云庆就会主动站出来和他辨理,主持正义,如果事情闹大,牵涉到法律,周炳如就会拿起笔来,帮忙打官司,假如哪位豪强背景硬,有点蛮横,不吃这一套,郭星肇的“拳头”就会派上用场。他们同情弱小,很要面子,即不是地方绅士,也不在穷人阶层,是一些特立独行的人。

刘云庆,又名刘子正,出生于光绪二十年(1894),兄弟四人。刘云庆只读过两年书,好学强记,自学成才,被人称为先生。据说,三仙湖被人称为先生的只有两个人,除刘云庆外,还有一个名叫文谢堂的人。文谢堂在三仙湖开一家名叫“源新和”的酱园,他书法好,三仙湖铺面的招牌差不多都是他的手笔,因此被人称为“先生”。刘云庆早年曾加入中共,马日事变后与中共失去了联系。他在三仙湖以教书为生,人称刘家庆嗲。刘家庆嗲为人豪耿直,脾气犟,不服输,路见不平事,当管的管,不当管的也管,三仙湖的大小事情,要想摆平,总有他的影子。抗日的时候,国民党第六战区一位名叫陈作的长官在三仙湖征粮,贪了污,被刘家庆嗲告发。陈作派人跟刘打招呼,只要他熄火,愿意为他在军中谋一职位。刘却不吃这一套,不依不饶,硬是将陈告了下来,丢了官。刘家庆嗲在下河街开了一家“湘南益”的豆腐铺子,还经营一些杂货,摆了一些纸烟,图书。但他不抽烟,平常只看点书,喝点茶。他还是一位看书郎中,医术也不错,他更尊医德。他看病的原则是“赤贫送诊,中等取之”。

解放后,刘云庆在三仙湖联合诊所上班,他在这里带了很多学生,后来都成了南县的著名中医,如周涤生、钟岳、周学尧、陈熬生、舒绍堂等。由于他爱管事,得罪了一些人,有人要查他的问题。针对当时的社会乱象,他写了一副对联,云:老子犹龙,哪怕狂风恶浪;小人似鼠,只得黑夜猖狂。结果给他带上一顶“坏分子”帽子,将他清出卫生系统,从诊所开除回家。此后,刘云庆失去了生活来源,在家里“带帽”看病,收一点挂号费,做一点药丸为生。他在门口贴了一副对联:但愿人皆健,何妨我独贫。“反右”那年,有一次,他背着药箱到年丰乡去给人看病,路过抽水机站,这里正在搞机器维修。刘云庆见了,说:“用不着搞这个机器,修一个阴沟子(倒虹吸管)就行了。”想不到此话日后竟成现实,但在当时却说不得,都说他讲反动话,反对科学,领导立马组织群众批斗他,还警告他只许老实做事,不许乱说乱动。

到了“文革”的时候,三仙湖街上很“热闹”,到处都是大字报,没有地方贴了,就叫地主用木材或楠竹搭架子,用晒簟作底,再在上面贴大字报。刘云庆要出去看大字报,被家里人拦住,怕他受不了,再惹事端。1975,刘云庆逝世,终年80岁。

“笔头”周炳如有才气,也很帅气,在三仙湖下河街开一家南货店营生。解放后搬到茅草街去了。周炳如就不多说,现在说说郭肇星的“拳头”。

郭星肇,原籍益阳,大约生于本世纪初,一担皮箩来到南县三仙湖。郭星肇的拳头有多厉害呢,一般人平时很难见到。有一次,外地有人来拜访他师傅吴冬梅,旁边的人说:不要访吴师傅,访郭师傅就行了。来人不信,想和郭交交手,郭说:不敢。他说着,在地上拈了一个桃子核,放在桌子上,用手掌一拍,桃子核就被击得粉碎。

郭星肇的师傅是郑家满嗲,后来才拜吴冬梅为师。吴冬梅身材高大,是练铁砂掌的,专门教徒弟。他家里有一本拳谱,比家谱还大,上面有各种各样的拳法图案。他有时也帮人治病,尤其是跌打损伤什么的,动手就好。但没有见他和人打过架。后来不知是什么罪名被判了徒刑。牢里的头头见他是教打的,会治病,要他帮他的妻子治病。头头妻子的病属于疑难杂症。吴冬梅说:我治病的方法,现在不允许,我不能治。头头说没有关系,不料,他妻子的病果然被他治好。牢友们知道吴冬梅有功夫,但就是没有见过,很是好奇,不免怂恿他显显身手,吴冬梅耐不住大家的劝说,吸了一口气,就在墙上行走起来。看得大家目瞪口呆。都说吴师傅的功夫要比熊华堂厉害。熊华堂家住三仙湖,是少林俗家弟子,功夫了得。

郭星肇是吴冬梅的徒弟,在三仙湖名气很大,三仙湖的人都不敢惹他,刘云庆和周丙禹解决不了的事情,只要他到堂,就会迎刃而解。但他也没有打过人,甚至没有人见过他的功夫,据说他手拿一根木棒,用手一拧,木棒嘎嘎作响,可以拧成麻花。三仙湖的曹嗲见过郭星肇手掌和手臂的力气。有一次,郭在河滩上练功,曹嗲从河里挑一担水在河滩上路过,放下担子看郭练功。只见郭走了过去,用手掌抓起水桶的边缘,将水桶提了起来,像举起一个水杯一样,往嘴里倒去,咕隆咕隆的喝起水来。曹嗲见了,惊叹不已。

那时候有钱的大户,上焉者,在宗堂里教一堂书,中焉者,在家里教一场打,下焉者则教一场戏。郭星肇很少教打,在三仙湖开一家花行,经营粮食、棉花。他有许多亲戚在益阳,有的是共产党员,中共干部。解放初期,郭星肇从三仙湖回到益阳去了。

三仙湖人戏称他们三人为“天九斧,三把叉”。

再说说彭福太。

三仙湖的“三头”固然厉害,但每遇大事,还需要经济支撑。这时,彭福太、曾子麟便站出来解囊。彭福太是三仙湖首富,是从江西来南县的,他在乡下有田3000多亩,从下河口到牛骑一带,都是他的土地。他在镇上的铺面从三仙湖上河街一线,有20多间,全部建在河外边,都是吊脚楼。他在铺面后面建有慈善堂。对面的大码头,是李振凡的鞭业公司。彭福太常去汉口谈生意,带着几十吨的船。据他的管家说,彭做人做事很讲规矩,每次从旅馆出来,床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房子里打扫得干干净净。彭家有一个大管家,名叫袁冬生,人称袁胡子,自小练过功夫,红白两道都通,办事干练,说一不二,很得彭福太赏识,许多棘手的事都由袁出面斡旋。

三仙湖慈善堂是彭福太的母亲为主创建的,由彭福太主持,刘云庆管理,三仙湖的一些大户人家捐米捐资,维持运转,实施救济。每到年底,那些没有饭吃的,发点米,哪家死了人,不能安葬的,出一副棺木。如义盛和,彭福太,春华堂(陈姓药铺),春生堂(胡姓药铺),王普堂(王姓药铺)等都带头捐资。像义盛和每年大概要救济100到150担米。

民国三十八(1949)年,解放军打过长江,彭福太和袁冬生提着10斤金条,直奔台湾。

解放后,彭福太的房产被没收,于1958年全部拆除,最后一栋房子做了供销社,慈善堂做了购应站,后于90年代拆除。这些房子都是三十年代的仿明清建筑风格,房屋都很坚固,椽皮都是一根根粗大的方木,瓦盖三层,屋面齐腰深.....。

房子再好,难抵风雨。

三仙湖的故事,像是一场美丽的残酷。红尘渡口,岁月飘移。芸芸众生,守一株寒枝,面向太阳,依然在寻觅着一片自己的天空。

  • 责任编辑:秦 俊
  • 审  稿:李 辉
  • 签  发:姚 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