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彩彩票app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南县文化>湖西文艺

我到了祖国的最北端 南县 周剑民

2019年09月15日 浏览量:12 来源: 作者: 周剑民

 

“和谐号”旅游专列驶出山海关之后,在辽阔的东北大地上日夜兼程,我的心也象飞驰的列车,飞到了梦寐以求的大兴安岭。

出发之前,为了增加对大兴安岭的感性认识,我特地找出老舍先生在六十多年前写的那篇散文《林海》:

“大兴安岭这个‘岭’字,跟秦岭的“岭”可大不一样。这里的岭的确很多,横着的,顺着的,高点儿的,矮点儿的,长点儿的,短点儿的,可是没有一条使人想起‘云横秦岭’那种险句。多少条岭啊,在疾驶的火车上看了几个钟头,既看不完,也看不厌。每条岭都是那么温柔,自山脚至岭顶长满了珍贵的树木,谁也不孤峰突起,盛气凌人。”

这些优美的文字,虽然过去曾多次读过,但这次的感觉不一样,字里行间,跳动的是大兴安岭美丽的色彩,感受的是作家对北国山川的喜爱之情。我的思绪也随着瑰丽的文字飘到了遥远的北国边彊。

经过一天一夜的长途奔驰后,列车在黑龙江省一个叫塔河的火车站嘎然而止,其时,刚好是上午八点。

“因这趟专列太长,前方的终点站漠河不能停靠,请乘客在这里下车,再乘大巴去漠河。”我们刚一下火车,一位裹着大衣的铁路警察用高音喇叭向我们喊话。

这时,我才开始留意起这趟列车来:通体绿色,前后整整20节车厢,足足有一里路之长,活象一条巨大的百节虫。一个小小的漠河站怎么能容得下呢?!我想象着。

就在车站的尽头,一辆大巴车缓缓开了过来。在我们跟前刚停稳,车上就走下来一位笑容可掬的小伙子,他用略带西北口音的普通话自我介绍道:我叫杨天荣,家住漠河,是大家接下来去漠河北极村的导游。

上了车,我便对这位年轻的导游产生了兴趣,特地找了个靠前的座位,开始与他攀谈起来。小伙子是甘肃兰州人,十多年前,甘肃农大毕业后,因学的是林业,便招聘到了大兴安岭林业局。可好景不长,没上几年班,就下岗了。这几年恰逢大兴安岭的旅游不断升温,他便转行当起了导游。开始干这行时,他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一个堂堂正正的大学毕业生,来和别人抢饭碗。一天到晚,嘴讲干,嗓喊破,脚跑软。后来他渐渐发现在林区当导斿,可以把过去所学的专业知识派上用场,让游客在饱览大兴安岭自然景色的同时,也增长有关林业方面的专业知识。因此,他越干越喜欢,越干越有劲头。去年,他还被评为大兴安岭地区的“十佳导游” 。我们一车人听了后都说很幸运,遇上了这样一位难得的导游。

从塔河出发到漠河有近400公里的路程,大巴车在蜿蜒曲折的公路上蹒跚行进,两边是望不到头的原始森林。小杨指着窗外的一排一排,一阵一阵的树木,如数家珍地向我们一一介绍,哪些是落叶松,哪些是樟子松;哪些是林区的“摇钱树”,哪些是植物的“活化石”,听了他眉飞色舞的讲解,大家都不禁赞叹他的博学与口才来。

在去往漠河的路上,我们见得最多的是白桦林,一丛丛,一簇簇,连绵不断,而且方阵之内,银色一片,绝无杂树。“这是为什么?”见大家疑惑,小杨道出了原委:1987年5月的那场大火,给大兴安岭造成了灭顶之灾,整个大兴安岭林区有五分之一的林区过火。大火所经之处,全是一片焦土。原以为火灾之后,这里的植物已被灭绝,没想到经过几年的春去秋来,风霜雪雨之后,黒色的焦土里,又奇迹般地冒出了次森林——白桦树。它可称得上是大兴安岭的“神树”!你看它生长的环境极其严酷,可却有顽强的生命力。它不蔓不枝,心无旁鹜,径直向上。不仅如此,它的全身都是宝,它的汁液散发着清香,富含人体所需要的氨基酸,维生素,它的皮可提取栲胶与皮油,叶可作染料,它的树干因材质致密,气味芬芳,用处就更大,可作房子,家具,木器等。我不仅对眼前这一望无际的白桦林肃然起敬!

车在林间前行,树在两旁后移。本来单调而又枯燥的长途之旅,因为有了小扬的陪伴和不断变化着的路边风景,大家兴致很高,不知不觉中,漠河县城就到了。

这是我国最北的一个县城。县城的面积不大,但建设得很不错,街道路阔,环境优美,楼房林立,我们在这里吃了中饭,稍作停留之后,来不及欣赏县城的美景,又启程继续北上,去边陲小镇北极村。

漠河县城距北极村还有80多公里的山路。车出县城之后,路明显变窄,弯也多了起来。沿途有不少的森林警察执勤和盘查车辆。见车上的乘客有些紧张和不解,导游小杨连忙解释说:“1987年那场大火,让大兴安岭每一个人的神经都绷紧了,在这里防火的责任大于天。”乘客们见状都自觉配合警察的检查。

时令已届初夏,江南早嫣红姹紫,草木葱茏,而北国边陲却还处在春寒料峭之中,车越往北走,越觉得寒气袭人。车外的山塘,小溪仍有不少的残冰冷雪,我们一个个冷得发抖,纷纷添加衣服。我更是全副武装,把带上的毛衣,羽绒衣统统穿上,才感到心安体暖。

直到下午四时,大巴才抵达北极村。

我们首先登上了临江而建的观光塔,在这里可以鸟瞰北极村的全貌。北极村是我国版图上标注的最北端的临江小镇,与俄罗斯阿穆尔州的伊格娜思依诺村隔江相望。地理坐标为东经122°21′05″,北纬53°33′30″。离开观光塔后,我们又来到北纬53度半的边境线上,面南背北,呈现在我们眼前的,便是北极村的金字招牌----国家AAAA级旅游风景区。这里古木参天,风景如画,北极村的民房村舍都分布在广袤的森林里,错落有致,相映成趣。在这里,游客稍不留神,就会撞见含有“最北”字眼的地名和物名。如最北界碑,最北邮局,最北供销社,最北人家,最北旅馆,最北车站,最北派出所等等。在最北哨所,我驻足观看了很久,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脑海里马上浮现出今年春节联欢晚会上,零点响过后,这个哨所的战士向全国人民拜年的镜头。看到哨所操场上迎风飘扬的国旗,我的心中情不自禁地腾升起一种自豪感,庄严感。

在北极村,乘坐快艇游黑龙江是一件最惬意,最刺激的事情。我们乘坐的是一艘10人座的小型快脡,艇行江中,溅起一道雪白的浪花,就象一只飞翔的海鸥。驾驶员小刘是村上的清洁员,他说他一人做两份工作,半天为村里清运垃圾,半天在游客服务中心上班。我问他为啥这么做,是不是为了多挣钱?他回答说,是,也不完全是。每年北极村的旅游旺季到来之后,村里的旅游服务项目多,人手少,一个人要顶两个人用。快艇转了一个大弯之后,进入了水流湍急的黒龙江主航道,中俄分界线就在这主航道的中心线上,可没看到任何标志。我有点好奇,便问小刘是怎么分辨的,小刘不加思索地说,分界线划在心里!说话间,快艇随水流向左边行驶,进入了俄罗斯的境内,小刘马上调整了方向,让快艇靠右,又回到了中国的航道。是的,小刘的话不无哲理,只要心中有航线,脚下永远不偏离。

北极村旅馆随处可见,既安静卫生,又舒适方便。我们投宿在一个叫“悦来”的小客栈,美美地睡了一觉。第二天清晨,我第一个起床,出门遛达,想看一下北极村的早晨。我担心起迟了,一看时间,却还不到4点,比起几千里之外的我的家乡来,足足早了两个小时。也许是太冷的缘故,整个村庄静悄悄的,看不到一个行人,只有几个狗在道上庸懒地走着,那守时的公鸡的鸣叫声,格外地清脆悦耳,真是“雄鸡一唱两国闻”。天空中飘动着乳白色的浓雾,使北极村若隐若现,如同仙境一般,太阳仿佛是从黑龙江中鱼跃而出,但因雾太浓,而见不到光芒,看上去只是绯红的一轮,恰似害羞少女的脸厐。

早饭过后,旅游大巴不知从哪个方向开了过来,准时接我们返程,这时的北极村已完全苏醒,变得忙碌和热闹起来。

房东女老板舍不得我们离开,不停地向我们打招呼,欢迎下次再来,目送着大巴车驶出村口才转身回去。

大巴车与北极村渐行渐远,我回过头再看看它时,就象一幅平铺在祖国北陲的山水画:银中缀绿,层次分明。

  • 责任编辑:秦 俊
  • 审  稿:李 辉
  • 签  发:姚 伟
更多